主页 > M派生活 >何韵诗、香港母亲、台湾女孩张珮歆:在庞大起义里,每个人都能找 >

何韵诗、香港母亲、台湾女孩张珮歆:在庞大起义里,每个人都能找

金钟清场,香港立法会宣布今日停会,但抗争还没结束。反送中运动,我们看见很多女性面孔。歌手何韵诗、台湾 IG 女孩张珮歆、还有对警察喊话的母亲。如果整天盯着新闻,让你焦虑,请不要灰心,好好保存体力。就像张珮歆说的,「在庞大的起义里,每个人都能找到自己的施力点。」

今年 3 月,香港政府送交立法会《逃犯条例修订草案》,该法为引渡协议,若是通过,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可直接将逃犯引渡至中国其他部分。该协议也被舆论认为,可能侵蚀香港主权。

4 月,香港铜锣湾书店店长林荣基在《逃犯条例》提出后,流亡至台湾。 

6 月 9 日,香港爆发回归中国后最大规模示威。百万余人走上街头,抗议港府修订《逃犯条例》。

这一次香港反送中,我们看见很多女性面孔。他们或许是艺人、母亲、学生,儘管只是寻常群众中的身影,但在这几日,每一位女性,都用自己的生命经验,参与议题。

我们想带你看看这些运动现场的女性面孔,他们站在现场,没有选择躲开。

就像台湾女孩张珮歆所说的:「在庞大的起义里,每个人都能找到自己的施力点。」

何韵诗:不会允许我们的城市,不战而败

香港歌手何韵诗,长年声援香港社会运动、性别议题。

何韵诗、香港母亲、台湾女孩张珮歆:在庞大起义里,每个人都能找
图片|来源

反送中运动,她同样着力甚深。6 月 7 日,她受《华盛顿邮报》邀请,写了一篇文章,「香港逃犯条例威胁了民主精神,但我们也正在唤醒它」( Hong Kong' s extradition law threatens our democratic spirit. But it' s also awakening it. )

她在文中写,「历史上,重大改变往往那些愿意坚持的人们所产生的。香港,儘管常被认为是一座缺乏耐心的城市。可是香港人,素来是很快的学习者。我们从雨伞运动的挫败中学习成长。面对未来的漫长战役,我们也有更多对现实的认知。」

香港母亲:我是人家的妈妈,你们也都有妈妈,放下武器,好不好?

而在反送中运动,让人心痛的照片与摄影中,我们也看见许多群众上街声援。其中一段影片,是一位中年女性,对着警察喊话,成为场上最让人心碎的一刻。

身后是纷乱街头,直面 10 多位警察,她身上披着黄色毛巾,哭着说道:「我也是作为一个妈妈,你也有小孩的,你们为什幺要这样打这些小孩?你们收队啦,够啦。」

何韵诗、香港母亲、台湾女孩张珮歆:在庞大起义里,每个人都能找
图片|来源

「想当初,你们考警察学校,你不是为了高薪好职位啊,是不是?你们都为了一点正义感,是不是?我不是坏人啊!我不是十恶不赦啊!你叫他们停啦!好不好啊?」

这位香港母亲还没有在媒体留下名字,我们不知道更多她的故事。但她的话语,就是每一个抗议者的心声。我们都是普通人,儘管没有名字,但彼此心里知道,嘿,我们都是心怀希望,一起站出来的。

同一时间,香港特首林郑月娥的「母亲说」,也让许多声援者愤怒。她将反送中运动定义为「暴动」,并在 TVB 专访时,以「母亲教导儿子」比喻武力镇压:「如果我每次都只迁就我的儿子,我想短时间我们母子关係会很好。但当小朋友成长,他因为当时的任性,而我去纵容他的任性行为,他会后悔:『当时妈妈为何不提醒我?』」

昨日,立场新闻刊载了一篇名为〈一群香港妈妈对特首「母亲论」的回应〉的文章。

我们是一群香港的母亲,但我们绝不会以催泪弹、具杀伤力的橡胶子弹及布袋弹攻击我们的孩子。我们也不会看到年轻人在警棍下血流披面仍无动于衷。

「人民不是特首你的孩子;人民不需要你的施捨,只要你作为一区之首,作为一个公僕,用心聆听各方声音,并作出适当、适时的回应。」

台湾 IG 女孩张珮歆:面对庞大起义,每个人都能找到自己的施力点

在反送中现场,也有一个台湾女孩,买了机票,就冲香港。她是张珮歆,在金钟现场以 Instagram 作为平台,即时刊载第一手的消息。有人被子弹打中、抗争需要物资、夜晚几时清场,同样担忧香港,夜不成眠的台湾人,消息都从她的限时动态来。

何韵诗、香港母亲、台湾女孩张珮歆:在庞大起义里,每个人都能找
图片|来源

何韵诗、香港母亲、台湾女孩张珮歆:在庞大起义里,每个人都能找
图片|来源

曾有人质疑,她是一个台湾人,「今日香港、明日台湾」,不一定会发生。为什幺还要挺身前进香港?区区一个人,又能做到多少事?

她在 instagram 上写道:「没有人是局外人,除了关心、宣传之外,有太多是一般人就做得到的事。所以!相信你们自己的影响力!台湾绝对是还有救的!」

何韵诗、香港母亲、台湾女孩张珮歆:在庞大起义里,每个人都能找

女性的命运,从不该只是服从更大的国家意志

女性的身影,在社会运动,长期遭到被忽略。有时被看见,却不过被当成神主牌、又或者,只是慾望投射的对象。例如,前几日也有女性声援者被警察拖离现场,竟遭到网友改图,进行性羞辱。

但在这场运动,我们也看见,这些女性参与者的生命,正盈盈发光。不论男性女性,同样不断以肉身对抗不合理的体制。从艺人、母亲、到学生,她们大声说话,自愿参与。他们参与现场,没有选择躲开。

女性的命运,从不该只是服从更大的国家意志,任人摆布。

最后还想说一件事。

今年一月,我正在香港。只待三天,没来得及有什幺深刻缘份。年初香港流感大爆发,《大象席地而坐》在英皇戏院放映。我在 hostel 读韩丽珠的《回家》。〈雨伞与徒劳〉一文中,她写道:

将近半年后的这些日子,城内满是烟雾,水柱,镇暴。群众被打,子弹伤头。清场过后,我想说,辛苦你们。在这世界上有另一座岛,跟你们一起难以入眠。 「生活都比我们想的,要再漫长一点。」而这一次又一次,看似徒劳的行动,都不是浪费。雨伞运动从不只是失败,现在的困境,都会点滴积累成我们的血肉。

不论你在哪里,你是谁,都能在自己的位置,为了未来,做出更好的选择。

上一篇: 下一篇: